柏蒼1   

這是一個關於搖滾少年如何從頂樓出發的故事,他在這裡唱歌,在這裡度過每個心事夜,在這裡和朋友歡聚,也在這裡開始自己的事業。 這是一個讓人安心、安定、舒坦、愉快的場域,也就是我們慣用稱之為『家』的一個地方。 

 

柏蒼2  

↑柏蒼用最喜歡的吉他,獨家為了Simple Life簡單生活節和StreetVoice的網友隨興彈唱,才華洋溢,不言而喻。

 

ECHO 回聲樂團的主唱─柏蒼,從六歲起居住在木柵一帶,不曾搬過家,在這個喧囂城市一隅的頂樓,醞釀了許多好音樂,也寫下不少搖滾記事。

 柏蒼3  

柏蒼的音樂人房間

我從六歲左右就住在這,一直都在政大地區和爸媽、哥哥一起生活,一直到前幾年哥哥結婚搬出去後,爸媽也是因為想換新的環境而搬到其他地方,所以現在是我一個人住在這裡,這就是我的老家,所以對這裡很有感情。

 柏蒼4   

柏蒼可觀的唱片收集

 

柏蒼5  

重新裝修後的錄音工作室,也是回聲團員們最常聚再一起練團、聊天、吃飯、寫歌的集合場所,剛發行新專輯的他們也笑稱為了更理想的專輯,還經常會在這裡吵架。   

 

一切都從頂樓開始

這個頂樓的工作室也是從很小就有了,本來是個拿來堆雜物的鐵皮屋倉庫,念大學回來之後,習慣有獨處的空間,就和父母親討論把樓上整理好,慢慢把練團器材、錄音設備備齊,打造一個舒適的起居處,有客廳、沙發、小電視。 2007年成立iNDIEVOX,剛開始沒什麼錢,我們就在頂樓創業。當時扣掉起居區域,只能擺下四張辦公桌,和一個大桌子供錄音使用。早上是辦公空間,晚上就會讓給錄音使用。有時大家擠成一團,這樣的生活維持了兩三年,其實蠻溫馨的。 我的父母以前從事古董家具的生意,有張清朝供人抽鴉片使用床,我和團員累了就會在那睡覺。有陣子半夜都在樓上作音樂,都在骨董床上睡,雖然是藤枝的床卻蠻舒服的,這是我第一次直接感受到家具能給人撫慰和安心的感覺。 回聲樂團有很多首歌都在那張床上完成,我們都覺得那是張有靈氣的床,每個人躺上去都會作很清晰的夢。 我們有首歌叫做《夢歌》,是keyboard手躺在骨董床上作了個怪夢,跳起來之後記憶清楚,趕快把它寫出來而形成的。

 

柏蒼6          

從高中就收集的超珍貴海報,旁邊的IKEA小邊桌是柏蒼的心頭好,因為有了它方便的存在,躺在沙發一整天都可以不用動了。

海報點綴家居,收藏創意一次搞定

柏蒼:每次朋友來玩都覺得這裡很像搖滾樂海報天堂,我從十幾歲開始聽音樂就很愛買海報,買到放不下,在牆上貼海報是搖滾少年必備條件。對我意義重大的是大學時學長送的Jarvis Cocker海報。他請朋友買pink floyd,結果朋友只記得有個p字,買成pulp!他知道我很喜歡pulp就送給我了。這張海報從骨董床時期,到現在一直掛在我的牆上,我媽常常嫌他娘娘腔,但我都會說:「這樣才帥啊。現在年輕人喜歡這種啦!」

柏蒼8 

從紐約扛回來的3D海報

 

音樂人房間舉手發問:

房間(或工作室)裡最不可缺少的物件是什麼?

柏蒼:老實說沒有,我蠻隨遇而安的。所以真的要說不能缺少的物件…我沒辦法離開電腦(笑)。電腦可以滿足我對工作、音樂、生活所有的需求。不能上網當然最生氣了,所以第二件事情就是網路不能斷。

 

一個夢想般的家(或工作室)應該具備什麼樣的條件呢?

柏蒼:大部分的朋友都喜歡來我家頂樓練團聊天。可能因為我一個人住,所以我還蠻喜歡家裡有「人氣」的感覺,這樣不管休閒或工作都更歡樂,有時候寫歌效率也更好(笑)。所以我還蠻注重家裡環境品質的,這樣大家才會想常常來啊,我自己待得也舒服。

 

一個自己動手組裝、或是自己買的第一個家具、家飾是什麼?

柏蒼:會阿,其實我自己組裝的不多,我是有點懶的人,喜歡買現成的。但是像書房的櫃子都是靠自己組裝完成的。  

柏蒼9  

柏蒼自組的書櫃收藏了許多好書和玩具。

 

自己在家的時候會做些什麼事情呢?請描述你的生活習慣和步調

柏蒼:我生活蠻單純的,就是在家玩電腦,以及錄音室玩電腦。在不一樣的地方玩電腦,用電腦作不一樣的事情。或是在樓上作音樂。 所以在家最常做的事情真的是工作,自己在家就是工作,朋友來訪的時候也是工作。 正因為家是我最在意且最重視的場所,所以在這裡我可以拿出自己最好的表現。 經常有人問:「又要當主唱又要作兩個網站怎麼分配時間?」 答案就是不停的工作,把工作當成休閒娛樂。做喜歡的事,讓喜歡的是有價值。這就是我的樂在工作和生活的答案。

 柏蒼10   

頂樓的工作場域

 

自己在家的時候會做些什麼事情呢?

柏蒼:最常做的一定是練團,當然有時我們會在樓上開小派對、烤肉、火鍋趴。 外面有很多餐廳都是很好的選擇,但怎麼比也還是不如在自己家裡來的自在,畢竟家中圍繞的都是我喜歡的氛圍布置以及我熱愛的蒐集,這一點我好像有點過分堅持(笑)。 有時團員和一起做音樂的夥伴來,不一定練團,也會聊音樂。頂樓這一年才剛改裝完成,,以前比較搖滾客風格,亂成一團,藏有各種跟搖滾樂有關的物件。吉他、鼓、海報、玩具等等,以及不知為何參雜其中的骨董家具。(笑)

 

房間與創作靈感有什麼樣的關聯性呢?

柏蒼:以前找靈感的方式比較不同,想要寫歌就會躺在工作室外面的露臺,彈吉他、想歌詞,蠻舒服的。頂樓給我的感覺很像一開始學會創作的初衷,在清大念書時,迴聲社就是在成功湖畔,風景很漂亮,大學時常常窩在社團,彈彈吉他、唱唱歌、喝喝酒。那種悠閒的感覺不時會在腦海出現,靈感湧現。雖然回到台北沒有那麼好的環境,但在擁擠的城市有自己的空間還有天臺,其實是蠻感恩。《巴士底之日》就是寫給我的房間,當初回台北不到一年,剛開始工作,對於台北的生活不太習慣。常常覺得自己不是禁閉在辦公空間,就是在捷運、房間裡,反覆禁閉的過程,渴望一種突破、可以走出新世界 的感覺,一方面覺得自己被禁閉在監獄裡,一方面希望自己的革命日到來。歌裡面寫道「原子少年威風的盤旋」事實上我的房間真的有掛一隻會旋轉的原子小金剛。

2015-03-31_161047  

訂做的柏蒼大雄!

2015-03-31_161100  

限量DOMO的毛巾,是演出必備

 

佈置房間的美學是什麼?

柏蒼:希望房間是風格、色彩強烈一點的設計,我會刻意擺放媽媽的嫁妝和明朝古董桌。我很喜歡復古的感覺加上濃烈的色彩,例如:地毯、海報、我自己買的高腳米字旗沙發。我喜歡用一些別人可能覺得病態的顏色(笑)。藍色的牆面漆完才發現是不是因為我太喜歡多啦A夢才會變成這顏色。

 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IKEA的居家生活部落格

IK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